######### 霸上壞壞出牆妻:Ant—Man_遂甯英語網
ad
ad

霸上壞壞出牆妻:Ant—Man

更新时间:2019-03-23 20:11 點擊數:

蟻人

侠义心肠的斯科特放弃了工程师的大好前程,当上劫富济贫的义贼。他出狱之后确实也想重新做人了,偏偏找不到正经工作支付女儿凯茜的抚养费,最后只好和几个损友重操旧业——没想到所谓的大买卖其实是汉克·皮姆博士及其女儿霍普将他“拉上贼船”的陷阱。博士设计的蟻人战服能将人类缩小到蚂蚁大小,这一革命性的技术令其弟子达伦·克罗斯走火入魔,不惜一切代价研发出自己的黄蜂战衣。为了对抗强大的敌人,走投无路的皮姆博士、留在达伦身边当内应的霍普、硬着头皮上阵的斯科特,以及斯科特的一帮狐朋狗友凑成了一支杂牌军,要潜入研究所做一笔拯救世界的“大买卖”……

即使你只是一个对漫威电影宇宙不甚了解的路人,《蟻人》也能让你看得津津有味、乐不可支。这部电影在充分融入漫威系列背景的同时能兼顾到路人与粉丝的不同需求,笑点密集,台词幽默,节奏紧凑,人物有趣,故事经典,加上昆虫纪录片级别的微距摄影技术,怎一个精彩了得!

1斯科特去參加凱茜的生日派對,被前妻麥琪的未婚夫帕克斯頓處處刁難……

見招拆招

这段看似简单的对话中涉及一些关于child support(子女抚养费)、custody(抚养权)和visitation(探视权)的常识。一对夫妻离婚后,法院会酌情将孩子的抚养权判给其中一方,另外一方必须支付抚养费,同时获得探视权。具体金额与探视安排由双方在庭上协商决定——探视方在非协定时间随便与子女见面属于违规行为。

另外,由于身處生日派對,周圍都是小孩子,三個大人在你來我往的交鋒中盡量壓抑著火氣。斯科特故意用asshat這個生造詞來回避粗言,讓人忍俊不禁。大家不妨多聽幾遍,體會其中的犀利與幽默。

三生教育网

5衆人齊心協力地粉碎了達倫的陰謀,斯科特在最後關頭勇救凱茜——目睹這一切的帕克斯頓終于與斯科特達成和解……

見招拆招

I'm blown away.

词组blow away在俚语中有相当丰富的含义,既可以指“枪杀,射杀”,也可以指“被彻底击败”,更多时候还可以表示“(在情感、情绪上)被击倒,被镇住”。人们在口语中很喜欢使用这个地道的表达,在理解的时候要针对上下文,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如:That concert blew me away.(那场演唱会让我热血沸腾。)

參考譯文

1

斯科特:你瞧,孩子的撫養費我會想辦法,好吧?有前科的人要找工作不容易啊。

帕克斯頓:我相信你會有辦法,但是現在你得離開我家。

斯科特:沒門!今天是我女兒的生日。

帕克斯頓:這是我家!

斯科特:那又怎樣?她是我的孩子!

麥琪:斯科特!你明知道你不能隨便露面,走吧。

斯科特:怎麽啦?這是生日派對。

麥琪:沒錯,我知道,但你也不能隨便過來。

斯科特:她是我女兒,好吧?

帕克斯頓:你根本就不知道怎麽當爸爸。

斯科特:麥琪,作爲一個朋友,再加上你是我的初戀,我得告訴你:你未婚夫是個傻帽。

麥琪:他不是傻帽。

帕克斯頓:喂,說話注意點,行嗎?

斯科特:我說話怎麽了?我說的是“帽”。

麥琪:夠了。(麥琪和斯科特走出屋子,)

斯科特:麥琪,你是玩兒真的?就那家夥?拜托!你想嫁誰不行,偏偏要和一個條子訂婚?

麥琪:至少他不是騙子。

斯科特:我在努力,好嗎?我改過自新,重新做人了。我找過工作……想出一份力。我花了很長時間才想通這一點:我愛她,我真的很愛她。我浪費了那麽多時間,不想再錯過她的人生了。我該怎麽做?

麥琪:找地方住,找份工作,給撫養費。然後我們再來談探視權,我向你保證。你是她的英雄,斯科特,不要辜負了你在她心目中的高大形象。

2

漢克:我說過我還會跟你聯系的,斯科特。我現在覺得你大概更喜歡坐牢吧。

斯科特:喔,天啊。

漢克:坐吧。

斯科特:先生,偷了你的衣服,我很抱歉。我壓根不想知道你爲什麽會有那衣服。

漢克:麥琪果然了解你。

斯科特:你怎麽會知道……

漢克:難怪她不讓你接近凱茜。每當事情變得棘手難辦,你就會用犯罪來解決問題。在我看來,你有一個選擇:要麽進監獄度過余生,要麽先回牢裏去,等待下一步的指令。

斯科特:我聽不懂你在說什麽。

漢克:是啊,我也沒指望你能聽懂。不過你現在也沒有什麽選擇余地了——老實說,我也一樣。你以爲我爲什麽從一開始就布局讓你偷戰服呢?

斯科特:什麽?

漢克:第二次機會可不是經常有的。所以,下一次你覺得遇到機會的時候,我建議你仔細看清楚再行事。

3漢克:我想你已經見過我女兒霍普了吧。

斯科特:是的,她人真好。

漢克:她認爲我們不需要你。

霍普:是的,我們可以自己解決。

漢克:我花了那麽多功夫讓你來偷我的戰服,結果霍普害你被捉了。

霍普:好吧,我們可以試試。如果他失手了,我就親自出馬。

漢克:她有點兒焦慮,都是爲了這個活計——鑒于你已經坐在我對面,我就當你有興趣摻一腳咯。

斯科特:什麽活計?

漢克:你想喝茶嗎?

斯科特:呃,好的。

漢克:你成功突破了我的安保系統,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凍結金屬門那一手特別聰明。

斯科特:你當時在監視我?

漢克:斯科特,我觀察你好一段時間了,從你搶了維斯塔公司開始——喔,抱歉,應該說是“偷了”維斯塔公司開始。維斯塔的安保系統是業內最先進的系統之一,本該無從下手,你卻將其成功突破。要糖嗎?

斯科特:好的,謝謝。(螞蟻們向著杯子搬運糖。)你知道嗎,我夠了。你是怎麽讓它們做到這一點的?

漢克:螞蟻可以舉起相當于自身體重50倍的東西。它們築巢耕作,互相協作。

斯科特:好吧,但你是怎麽指揮它們這樣做的呢?

漢克:我用電磁波刺激它們的嗅覺神經中樞。我與它們對話,我可以上天入地,耳聽八方,眼觀六路。

霍普:卻依然一無所知。我約了克羅斯,要遲到了。(霍普匆匆離去。)

斯科特:那啥,皮姆博士?

漢克:提問不用舉手,斯科特。

斯科特:對不起,我只有一個問題:你是誰,她是誰,這到底是什麽情況,還有我現在可以回去坐牢了嗎?

(斯科特同意與皮姆父女合作,但霍普並不信任他。)

斯科特:她說得對,漢克,我不是一個好人選。你自己爲什麽不穿戰服呢?

漢克:你以爲我不想嗎?我穿不了。我穿了好幾年,身體吃不消了。你是唯一的人選。在霍普失去母親之前,我在她眼中仿佛就是世界上最了不起的人。現在她看著我,眼神裏卻只剩下失望。對我來說,這已經不可挽回了,但你不一樣。這就是你的機會,讓你能夠贏得女兒崇拜的目光,成爲她心目中那個一直以來的英雄。這不是爲了拯救我們的世界,而是爲了拯救她們的世界。

斯科特:該死……這番話說得真好。

汉克:斯科特,我需要你成为蟻人。

4

霍普:噢,老天爺。

斯科特:你應該把車門鎖上。我的意思是——說真的,這附近有很多怪人……

霍普:你以爲這是鬧著玩的嗎?你知不知道他這是讓你冒著多大的危險?你還有一個女兒。

斯科特:我這麽做就是爲了她。

霍普:你瞧,在我媽媽去世那時候,我有整整兩周沒見到他一面。

斯科特:他那會兒正傷心。

霍普:是啊,我也是呢,而我當時才七歲。他再也沒有回來我身邊,一直沒有真正回來。他直接把我送去寄宿學校了。你知道,我原以爲到了這種危急關頭,也許我們能有機會重歸于好。但是,即便是現在,他依然將我拒之門外。

斯科特:他沒有將你拒之門外,他信任你。

霍普:那他爲什麽會找你?

斯科特:這證明他愛你。霍普,看著我。我是犧牲品,這就是他找我來的原因。你現在肯定意識到這一點了吧。我是說,這就是爲什麽穿戰服的是我,而不是你。他甯願滿盤皆輸也不想失去你。不管怎麽說……

霍普:瞧,我報警的時候並不知道你……有個女兒。她叫什麽名字?

斯科特:凱茜。

霍普:這名字真可愛。

5

帕克斯頓:斯科特,我今天見了隊長,他要我提交關于你出獄那晚的報告。攝像頭出了點問題,電路燒壞了……不過我告訴他,你是走正當程序出獄的。

斯科特:真的嗎?

帕克斯頓:是啊。總不能因爲一點技術上的小毛病就把凱茜的爸爸送回監獄嘛,對吧?

斯科特:謝謝你,帕克斯頓,感激不盡。謝謝你爲凱茜做的一切。

帕克斯頓:不客氣,樂意效勞。哦不,這一回我是爲了你。

斯科特:這有點尴尬。

帕克斯頓:是啊。

凱茜:是啊。

斯科特:我是說,經曆過這麽多事,我們該說點什麽呢?

凱茜:噢,我有主意。

麥琪:什麽?

凱茜:我今天翻了第一個側手翻。

斯科特:什麽?

麥琪:真的。她練了一個星期呢,今天終于成功了。

帕克斯頓:我拿手機錄下來了,你瞧。

斯科特:不,這不可能是凱茜。這才不是你呢。

麥琪:沒錯,就是她。

凱茜:沒錯,就是我。

斯科特:這簡直是個專業的體操運動員,不可能是你。

帕克斯頓:沒錯,就是她……


霸上壞壞出牆妻:Ant—Man
ad
ad